索尼2017财报创72年最高业绩 实现营业利润7349亿日元

2018-05-02 14:12  爱黑武  消息   微博分享 微信分享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索尼2017财报创72年最高业绩 实现营业利润7349亿日元

爱黑武消息,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,日本电子巨头索尼4月27日发布2017财年(截止今年3月31日)年报,索尼在2017财年实现营业利润7349亿日元,创下它成立72年以来的最高业绩。2018年4月,平井一夫结束他六年的任期,把索尼总裁兼CEO的权仗交给吉田宪一郎。吉田宪一郎曾表示,他希望让索尼充分体现出科技公司的真正价值。
 
游戏贡献最多收入 金融贡献最多利润
 
2017财年是平井一夫的第二个中期计划(2015财年至2017财年)的最后一年。2017财年,索尼集团实现销售收入85440亿日元,比上一财年增加9407亿日元,同比增长12.4%。这一增长主要由于大部分业务部门实现销售额增长。
 
索尼2017财年实现营业利润7349亿日元,比上一财年增加4462亿日元,同比增长了154.6%;实现净利润4908亿日元,比上一财年增加4175亿日元,同比增长569.6%。
 
除了销售增长及汇率利好,索尼表示,其2017财年营业利润增长,还因为将包括照相模组业务的子公司股权出售收益、音乐业务的子公司房地产交易收益、半导体业务保险获赔、半导体业务的制造设备出售收益共计约567亿日元计入其中。
 
第一财经记者按此计算,如果索尼扣除上述567亿日元非经营性收益,其2017财年的营业利润为6782亿日元,仍同比增长135%,因此索尼2017财年业绩是有含金量的。
 
索尼2017财报创72年最高业绩 实现营业利润7349亿日元
 
从分业务看,游戏、金融、家庭娱乐是索尼2017财年营收贡献最大的三大业务;金融、游戏、半导体是索尼2017财年营业利润贡献最大的三大业务。
 
游戏及网络服务业务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8%至19438亿日元;营业利润同比增加419亿日元,达1775亿日元。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包括通过网络销售的PlayStation4(“PS4”)软件销售收入增加、汇率利好以及PlayStation Plus订阅会员增加。
 
金融服务业务由于索尼人寿销售额增长显著,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3%至12284亿日元;营业利润增长125亿日元,达1789亿日元。
 
家庭娱乐及音频业务的销售收入增长18%至12227亿日元;营业利润增长273亿日元,达858亿日元,主要因为索尼电视等产品向高附加值型号转变,同时有汇率利好。
 
半导体业务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0%至8500亿日元,主要由于用于移动产品的影像传感器的销售数量大幅增加;录得营业利润1640亿日元,除了销售增长,还录入了283亿日元因出售照相模组业务的制造子公司股权带来的收益、出售工厂设备带来的86亿日元收益,以及67亿日元的熊本地震保险获赔。
 
此外,影像产品及解决方案业务的销售收入增长13%至6559亿日元,营业利润增长277亿日元至749亿日元,主要由于数码相机和摄像机向高附加值型号转变及汇率利好。音乐业务的销售收入增长24%至8000亿日元,营业利润同比增加520亿日元至1278亿日元,受益于数字流媒体音乐收入增加及房地产交易收益。影视业务的销售收入增长12%至10111亿日元,营业利润411亿日元,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等的票房表现强劲。
 
从区域看,2017财年中国区销售增长迅猛,为索尼的复兴注入强劲动力。索尼中国董事长高桥洋表示,索尼将抓住中国市场的机遇——移动互联网生态圈的构建与丰富,以及消费升级过程中出现多元化、个性化、品质化的需求,把中国业务推向新阶段。
 
手机业务仍亏损 期待拳手产品再现
 
不过,索尼的手机业务2017财年仍然亏损。其移动通讯业务的销售收入同比减少5%至7237亿日元,主要因为智能手机销量下降;营业亏损276亿日元,主要原因是录入了313亿日元的长期资产减值,销量下降及核心部件成本增加也对业绩造成了影响。
 
日本企业(中国)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,从汇率来看,2017年度日元兑美元汇率偏低,在国外的效益转成日元后,多出了不少,这对日企增收有利。
 
“平井一夫已经做过两期总裁了,虽然还年轻,但按照惯例,他退出总裁(总经理)的职位,在日本属于比较正常的现象。”陈言说,反而是那些因为为企业做出了一些成绩,因此就接着准备往下干下去的企业经营者,后来情况大都不是很好。
 
因为吉田宪一郎接任索尼总裁兼CEO后,平井一夫升任为索尼董事长。所以,陈言认为,有平井一夫在他身边,企业经营压力不是很大,能延续平井一夫的路线,把盈利一直维持下去就很好。
 
问题是索尼今后该何去何从?陈言说,索尼一直以开发比其他企业先进的产品而著称的,这些年已经很少见索尼的革新性产品。吉田曾表示,他希望能够有一看就是索尼的产品的出现。“吉田时代估计克服这个困难、开发出让人眼睛一亮的产品可能会很难。”
 
陈言认为,不仅索尼,其实日本其他电子企业也缺少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。技术革新不仅很难出现,还需面对日本企业经营革新、中间层效率过低、管理官僚化、全球化中受到中国企业挑战等问题,想在新一轮挑战中稳胜非常困难。所以,吉田时代的索尼,能否维持现在的盈利水平,很难下结论。
 
事实上,平井一夫时代,索尼通过声画合一的OLED电视、全画幅微单相机等产品,已重新占据电视、相机的高端市场。但是,索尼想再次推出像WALKMAN那样的颠覆式创新产品,并且让索尼缩小在资本市场上与三星等科技公司的市值差距,对吉田宪一郎来说,仍然是不小的挑战。

via:cnbeta / 第一财经日报

(责任编辑:爱黑武)
+2
100%